狂热

窥见

     窥见
  #性转注意
  #轻微精神猎奇注意

依旧是莫名其妙的东西OTZ,SAYO有感








  1.
  学校包裹在一望无际的黄昏里。


  浑浊的粘稠的橙色、层层地包裹了教学楼;天空很低;低而红。一层不变的景色宽广地铺展开来,压迫着呼吸。
  过于空阔而显得闭塞。
  卫宫士子从没喜欢过学校的黄昏。

  2.
  她眺望着远方橙色的地平线。
  总是。
  “士子。”
  这么呼唤后,卫宫士子总算从夕阳中褪出来;唯独头发和眼睛,还残留着夕阳的颜色。
  我扬扬手中的书包:“放学了。你发呆到不知道吗?”
  “啊啊,抱歉,一成。”卫宫士子露出特有的表示歉意的苦笑,“今天不能一起回去了。”
  “诶?”
  “和昨天一样的理由啦……我得去教会帮忙。”

   ……我愣了一下。
   教会。


  “又是、言峰修女吗?”
  “嗯、毕竟是老师,拒绝也不太好……”她紧锁眉头,做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好意思啦,一成。”
  喉咙被话语堵塞了



          “不要去”



  喉咙被话语堵塞了。
  “这倒也没什么……那么再见,士子。”
  “嗯,”她笑着跟我道别,嘱咐了一句:“回去的路上要小心,最近有很多杀人事件呢。”
  “……啊,再见。”



  我踏着橙色的边缘走出学校的大门。
  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建筑物埋葬在巨大的橙色之中。



  2.
  卫宫士子走在阴影里。
  穿过走廊的阴影、中庭的阴影、第三教学楼的阴影、实验楼的阴影宿舍的阴影树的阴影围墙的阴影太阳的阴影玻璃的阴影小吃部的阴影,她停在教会的阴影中。

  拒绝光进去的场所。
  在这里的话,连夕阳也……
  
  略去了敲门的工作、卫宫士子直接推开门。
  “————打扰了。”
  和橙色的世界相隔绝、黑色的教会,只有桌上的蜡烛是有光的。
  那女人居住在这里。


  “——你又来了了啊,少女。”
  “说得跟不是你叫我来的一样。”卫宫士子飞快地关上大门,“资料呢?快拿出来,我想早点回家。”
  “啊啊、真是不客气呢。”修女指指桌上散落的纸片,“喏。这里。”
  “喂喂、怎么回事,我昨天不是整理过嘛、为什么比之前还乱啊?”
  “我也是要用这东西的。你应该感到喜悦。你喜欢使东西变整齐、不是吗?卫宫士子?”
  “但是整理你这家伙的东西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卫宫士子无力地瘫到椅子上,“喂言峰,不要想干看着,过来一起。”
  “叫我言峰老师。”名为言峰的修女走进烛光里,露出她端正而带有奇异微笑的脸来,“那算什么,卫宫士子?我和你有清楚的分工;你负责整理,而我……”她舒展修长的手指,把烛台拉得更靠近士子一些,“负责把它弄乱就行。”
  做这动作时,女人的指尖略微擦过卫宫士子的脸;她嗅到鲜血的气息。


  她假装没有注意。


  “啊啊、下次绝对不来了。”士子半真半假地抱怨,“如果你不整理,就给我躲到一边去不要碍事。”
  “这可不行。”修女一成不变地微笑着,“观察你可是我为数不多的乐趣。”
  ……卫宫士子觉得心跳得有点快。她粗着嗓子回了一句“什么恶趣味”,埋下头整理资料来;即使如此,被注视的感觉更加强烈。卫宫士子觉得自己脸上痒痒的,就像被什么人挑逗了那样。
  她开始觉得自己有点悲哀。
  白色的纸浸没在金色的烛光里。白色的手指也是;指甲微微反射着金光。
  血的气味。
  卫宫士子假装没有注意。
  “言峰,”她不知不觉主动挑起话头来,“为什么不把教会的灯打开?”
  “没有必要。晚上并不会有学生来;来的话再开就是。你希望的话,我去把它打开也行。”
  “不用,我看得见;我只是好奇我来之前你在这么暗的地方做什么。”
  “什么也不做。”
  “啊?”

  卫宫士子惊讶地抬起脸来;她看见修女神秘地笑起来,很开心似的:“——你来之前,我一直在等你。”
  士子......有点恐惧。
  “哦……你这么没朋友啊。”她胡乱应了句,“好说歹说你也是个修女,除了上课之外就没什么修女该做的工作吗?”
  “我负责把资料弄乱。”
  “这家伙……”卫宫士子惊得语塞, “之前是远坂同学帮你办事吧?你不会被她打吗?”
  “你说错了一点。”修女纠正道,“凛不是帮我办事;是让我办事。”
  “……我要要求工资咯。”
  “卫宫同学的理想不是志愿者嘛。”
  “所以你这家伙是哪方面的残缺者,人格吗……”

  就这样。
  每天都这样、寂静无趣的相处时间。

  卫宫士子假装没有注意。

  “好了,搞定了,”士子把最后的资料放进相应的文件中,“再故意弄乱的话,我就要叫远坂同学了。”
  “凛不会管你的。”修女顿一下,愉快地发问:“怎么,没有其他事了?”
  “……啊啊。”卫宫士子疑迟着,“下次、把灯打开吧。”
  “哼。”
   意味不明的轻笑。
   卫宫士子……假装没有注意。
   
                           [ 没有 ] 

   “再见了。”


                    [ 其他的事了? ] 

   幽暗的教会里。
   那女人的怀抱是鲜血的味道。
   
                    [最后还是……
                   被你发现了呢? ] 

     ------ 她最后在门前停下脚步。
   并不回头。
  “言峰。
    是你杀了他们吗?”
  
   身后、传来女人的叹息。
   “被你发现了呢。”

   女人的怀抱是鲜血的气味。
   ■■的女人。
   就那样■■■地笑着。
    [ 卫宫■■ ] 


                               [ 看着我 ] 




  “既然如此、”
  卫宫士子没有回头。
  她有点想哭。有点忧愁的背德的甜蜜。
  言语是虚假的东西。

  “既然如此,你就就由我来■■——”

   唯有、




  “————哈。”
  女人的声音、是从很深的地狱里传上来的。
  带着温柔。
  “——看着我,卫宫士子。” 
          
         [ 最后就■■你好了 ] 
   

  于是卫宫士子依言回头。
  她望进坠落着的女人淤泥般的暗色的眼底。




   “不要再来了。”


  4.
    “今天、还是要去教会吗?”
    “嗯。对不起啦,一成。明天就可以一起回家了。”
    “——不是、这种原因、你总是、……”

    深蓝发的少女突然哭起来,红发的少女吃惊般上前:“怎么了,一成?你没事吧?”
   “不要去、那种地方,早就——”
   “没事啦,一成,那我今天就不去了,反正也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
   少女、轻轻地抱住她的朋友。
   “……不要哭,好吗?
    什么事、都没有。”
   
    蓝发的少女抬起头,入目一片灿烂的橙色;她忍不住哭得更厉害了:“没什么、士子。我只是被阳光刺到眼了而已。”
   “这样,”红发的少女笑起来,“是太阳啊。”



   “那么今天一起回家吧,一成。”



  fin.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