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

【士言】吐花症


花吐き病#一个梗,设定为在亚洲传播,说话吐出花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似乎源自某童话。

恶搞向,ooc注意,时间设定五战中


【士言】吐花症



0.


      [ 说真的, ] 卫宫士郎说, [ 你能让我亲一下吗? ]
      言峰绮礼面无表情看着他。






1.
     [ 所以,吐花症? ]
     [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变成这样了。 ] 卫宫士郎边说边咳出一朵花来。他把那花递过去,脸上有点绝望: [ ……我还能吐出不同颜色的来。 ]
     言峰绮礼低头看了看那花。粉红色。玫瑰。 [ 还不错啊,卫宫士郎。] 他漠不关心地嗤笑道, [ 有机会吐些白色或者蓝色的;粉红色和教会不搭。 ]
     士郎现在有点想把那花按到他脸上;不过自己也没期待什么更好的反应——毕竟是那个言峰绮礼。 [ ……我真的不想继续这样。上课不得不偷偷吐花已经够糟糕了;最近连吃饭喝水都能吐出两朵来。我差点就把它连着水吃进去去了。 ] 说着他又咳出一朵。
     [ 真是不幸。愿主垂怜你。 ] 神父毫无诚意地说, [ 你是想找我割开你的喉咙把那问题解决吗,少年?……基于监督者的义务会考虑一下的;毕竟圣杯战争期间的异常得处理才行。]
     [ 你看上去还挺期待的;那得比吐花还糟。 ] 卫宫士郎小声抱怨。 [ 我问过凛了。她说这不是魔术——魔术能做到这样可以叫魔法了。她劝我用古典的方法试试。 ] 他深呼吸一口气, [ ——她说、 ]
     [ 和怀有爱意的对象接吻,就能解除它。 ] 言峰绮礼平平淡淡道。




     卫宫士郎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他像是要咳出血一样低头咳了半天,脸憋的通红——: [ 你怎么知道的?!那是个童话! ]
     神父稀奇地看他一眼: [ 什么,你断定我不知道,少年?大体上讲,比起其他的书,童话是更接近人类本身特性的东西——我还挺习惯阅读它们。 ]
     [ ……哈?] 士郎被他言语里带出的场景弄呆了一瞬间;他用力甩甩脑袋, [ 啊啊……知道就好办了。言峰,能不能…… ]
     [ 不用担心;和servant的接触不在教会的管辖范围之内。 ] 言峰绮礼道, [ 也有master为了补充魔力与servant进行性行为;这方面你可以询问saber。 ] 卫宫士郎为他言语中的暗示抬头怒视着他;言峰绮礼终于稍微愉快起来。 [ 你找谁都没问题;不是吗?卫宫士郎?如果是你这样的物事—— ]


     [ 我找你可以吗?] 卫宫士郎说得咬牙切齿, [ 在你发挥你的恶趣味前能不能让我说完话? ]



     言峰绮礼安静了一秒种。然后他说:[ 理论上来说,不行。 ]
     [ ……说真的,你就不能让我亲一下? ] 那少年自暴自弃道, [ 不然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
     [ 你是在向教会寻求庇护吗 ,卫宫士郎?] 神父问, [ 你确定要放弃master的身份吗? ] 

     [ 我是在索吻。 ] 完全抛弃羞耻心的某少年通红着脸说, [ 好歹也是个神父——你就不能帮我一下吗,言峰?说真的我实在不想再吐出什么鬼花来。 ]
    [ 听上去很有趣啊,少年。在圣杯战争中一直这样来打消紧张感吧。]
    [ ……异常由监督者来消除,你说过、 ]
    [ 在那之前,] 神父慢吞吞说——质问——, [ 是什么让你认为你对我怀有爱意了,少年? ]



     就不能让我好好说完一句话了,士郎想;他粗暴地回答: [ 烦死了,你。……反正我就是知道。 ]
     神父眯起眼睛看他好一会儿。 [ ……你当然可以呆在这儿,教会永远为有需要的人打开。] 他轻声说,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卫宫——士郎。 ]
      [ ……接受的意思? ]
      [ 拒绝的意思。 ] 言峰绮礼说, [ 不过你还挺有趣的、努力一点,让我感觉到愉快也不是不可以哦? ]




     卫宫士郎恼火地抬头。他看见那男人就那样站在那儿,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些微扭曲的喜悦;可是他又用一种优雅——圣职者的优雅——把它了压下去。男人平平道: [ 愿意离开了吗,卫宫士郎? ]
     这混蛋明明已经很愉快了;士郎想。把别人的苦恼这样用……而且他的声音听上去还很正常、完全没受到影响;的确让人十分不快。
     管他的,他想,能解决这个吐花症,付出什么我都不在意了。
     然后他扯着那神父的领子吻下去;意料之中,这男人一点都没抵抗。
     分开的时候那男人腐烂粘稠的话流进他的耳朵:[ 你瞧你,干了多蠢多无聊的事啊——不是吗,卫宫?后悔的时候,没有人能帮你哦? ]







     可悲的是,卫宫士郎居然觉得有点甜蜜。
     那确实比吐花症更糟糕,他想。


2.
     [ 那个啊,卫宫同学,上次你吐花的事啊、 ]

     [ 啊啊、托了远坂的福,已经不吐了。……虽然解决过程有够恐怖。 ]
      [ …………。 卫宫,你不会……当真了吧? ]
      [ 、……啥? ]
      [ ……我开玩笑的。那就是个魔术,时间一到自动消失的那种、你不会,真的去找了什么人……等等卫宫、为什么要哭啊、冷静一点啦、卫宫———— ]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