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

【士言】那么就大家一起愉快地逛街吧







五战言峰生存if,大家愉快的日常

ooc

1.
  最初是由凛提出来的。
  [ 士郎,让绮礼换套衣服。 ]
  [ ?言峰每天都有换衣服啊。 ]
  [ 装什么傻, ] 远坂凛说,声音之中带着一种…介于无奈和厌弃的东西, [ 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这里又不是教会,别让他穿那见鬼的神父衣服了。 ]


  的确如此。
  让言峰绮礼天天穿着他那长的几乎拖地的长袍和那下面黑成一团的神父装晃荡来晃荡去对卫宫家造成了深刻的、可怕的影响……至少卫宫士郎起夜的时候就被吓着了:言峰绮礼站在他枕头旁边,一身整整齐齐的正装,低头用他那沉重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在士郎惨叫出来之前,他语气平板地说: [ 卫宫,厕所的门锁了。 ]
  他觉得言峰是故意的。而且伊利亚一定也被这么半夜吓过。好几次他看见言峰脸上有小小的手掌印了。

   …当然和他的所作所为无关;言峰绮礼这个人本身就压迫感十足。而当他变成言峰神父的时候简直能把空气给变成铅块。卫宫士郎都好几次有种还待在教会里的错觉,紧张得快得胃溃疡了。话虽如此……

  [ 我也知道啦……可我家里没有他能穿的衣服。 ] 卫宫士郎说, [ 要去出去买吗? ]
  [ 当然了。 ] 远坂凛道, [ 早该那么做了吧。 ]
  [ ……那是你带着还是我带着? ]
  [ 当然是你吧。自己捡回来的东西自己负责啊。 ]
  [ 不,那个, ]卫宫士郎忍不住道, [ ……我担心我会忍不住把他丢在街上自己走掉。 ]
  [ …… ] 远坂凛沉默半响, [ 我也是。 ]

  客厅陷入了难堪的寂静。
  言峰绮礼把头探进来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这人在门口听了多久了: [ 你可以把卫宫切嗣的遗物翻出来———— ]

  [ 言峰你闭嘴。 ] 卫宫士郎定夺道, [ 那就三个人一起去吧。 ]
  [ 还得买点盐, ] 言峰绮礼补充, [ 上次伊莉雅苏菲尔把家里所有的盐都倒进麻婆豆腐里了。 ]

2.
  [ 买盐吗……可是最近都没有吃鸡肉, ] 卫宫士郎提着购物篮挑挑捡捡, [ 啊鸡蛋在特价…… ]
  凛一股脑放了超多的羊肉进去: [ 士郎,做羊肉汤锅。 ]
  [ 喂少开玩笑啦远坂,我怎么可能会做这么复杂的东西、 ] 他手忙脚乱把那玩意儿捡出来, [ 而且也没那么多预算、 ]
  [ 唔, ] 远坂凛说,[ 把给绮礼买衣服的钱缩一缩不行吗? ]
  卫宫士郎一怔,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慢下来。
   [ 汤锅的话我会做, ] 远坂凛又说, [ ……冬天都快过去了,还没吃过汤锅呢。 ]


   出于愧疚,在结账的时候,他没有把埋藏在肉底下的辣椒酱遣送回城。

3.
  而且最后装肉的袋子还是言峰绮礼提的。
  卫宫士郎提着满满的菜,心想,本来只是买袋盐来着。

4.
  路上居然还遇到和神父打招呼的人了。
  [ 言峰神父, ] 看上去很普通的妇人毕恭毕敬打着招呼, [ 好久不见了呢。 ]
  [ 好久不见了,池田桑。 ] 言峰神父普普通通地回应, [ 最近还好吗? ]
  [ 还好。神父先生也好吗?在和孩子们一起出来购物? ]
  [ 不是。 ] 远坂凛说,声音饱含杀气。
  言峰绮礼别过头去,噗嗤一声笑出来。
  然后远坂凛踩了他一脚。
  啪叽。
  卫宫士郎听着那声音,想起了电视上犀牛群迁徙时,被犀牛踩过的苇草。

5.
  而言峰绮礼居然还能开口说话。
  [ 凛, ] 他平静而忍耐地说, [ 力量和体重成正比。 ]

6.
  类似的错认事件又发生了。
  [ 你好, ] 抱着话筒的女孩子对着卫宫士郎和远坂凛有点紧张地说, [ 我们想做个街头情侣调查—— ]

  [ 问你们呢。士郎,绮礼。 ] 远坂凛转过头来说。
  [ 哦,好。 ] 卫宫士郎下意识开口应答。
  言峰绮礼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和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7.
  [ 请问你们的名字—— ]
  [ 不等等我刚刚只是口误我和这家伙不是那种关系—— ]
  [ 啊,先生,不用在意,我知道你们常受到世俗眼光的打扰、嗯,不用说名字也可以哦?]
  [ 所以都说了不是啊到底哪里像啊!刚刚只是口误啊! ]

  那女孩一时沉默,目光在他和言峰提着的塑料口袋那儿晃了一下。
  卫宫士郎跟触了电似的松开手,任口袋“噗叽”一声落到地上。

   言峰绮礼本来还表情扭曲,到后来越来越放松,这下竟笑了起来。他悠悠然道: [怎么,你在害羞,士郎? ]

8.
   卫宫士郎到达服装店的时候,身心俱疲。
   [ 信不信我让你这家伙穿裙子? ] 他咬牙切齿地提议;脚步重重地踩上服装店的地瓷砖。言峰绮礼不置可否道: [ 唔,如果这是你的期望的话。 ]
   [ 你那是什么意思? ]
   [ 是说我没有反抗的意思。 ]言峰绮礼说, [ 毕竟给了我这死人第二次生命的是你呐。既然如此,我也得拿出对着再生父母的心态才公平不是?如何,我这种态度,有给你救人的实感吗,卫宫士郎? ]
  卫宫士郎深吸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和这人吵一架的欲望: [ 言峰,你———— ]

  [ 喂你们两个, ] 远坂凛适时开口, [ 别僵在店门口。挡着别人了。 ]

9.
  言峰绮礼在被他捡回来的第二天就开始说这种话了。
  不断地说着——只要是你的期望我都会实现。用着嘲弄的口吻;就像嘲弄着卫宫士郎的理想一样。他无声地说着,在干什么,你,卫宫士郎?
   ……还带着点愤怒。卫宫士郎想,言峰绮礼绝对开始讨厌他了。讨厌着他把他从死亡中拉起一事,连带着有关卫宫士郎的一切都憎恨起来。

10.
   还顺便展露了他惹怒别人的惊人天赋。
   [ 什么,你那是什么表情,这样不是很好吗,卫宫士郎? ]
   [ 被人救起然后听从他人的愿望而活并不是你的专利啊。 ]
   [ 正因为认为我是值得怜悯者,才救我起来的不是?那我越顺从,不就越满足了你想救人的心吗? ]
   [ 能让你心情好到忘记那地下室的事就最好。毕竟我也是有好心的啊。让救命恩人不去正视伤口是基本的慈悲呐。 ]
   [ ……不过要忍耐哦。我完全依靠你的意愿而活, ]
   [ 如果你希望我去死,那不论是何种形式我都会 ]
   [ 要负担起这份罪责吗,你? ]

11.
   还好,他从未希望言峰绮礼的死亡。如果让那家伙捕捉到蛛丝马迹、一定就愉快地笑着死去了吧。
   言峰绮礼现在仍然辛苦又讨人厌地活着。
   …真的很讨人厌。

12.
   讨人厌到卫宫士郎把预定的血液魔力供给划掉,换成了体液供给。

13.
   [ 所以买浴衣吧。便宜点。 ] 卫宫士郎思考着, [ 反正春天快到了,天气也变暖和了。 ]
   [ 而且好脱? ]
   [ 姆,那是一方面, ] 他一边思考一边回答, [ 而且浴衣所带来的家居感应该能削弱那家伙自带的黑气,洗起来也很方便———、等等远坂你在外面说什么?! ]
    远坂凛满脸鄙夷地看着他。 [ 基佬。 ] 她说。

14.
    [ 这件黑色的怎样?感觉挺适合的啊。 ]
    [ 是啊, ] 凛开口嘲弄, [ 和神父袍一样适合。有点像参加葬礼的。 ]
    [ 、那白色的呢?很柔和嘛—— ]
    [ 然后他晚上就一身白飘来飘去。卫宫家闹鬼的传闻会传开哦。 ]
   [ ……那这个花的……算了当我没说过。 ]
   [ 如果买这件, ] 凛说, [ 我就不来卫宫邸了。 ]
   [ ……这个灰的好像不错。 ]
   [ ……嗯,应该还行。 ] 远坂凛惊讶道, [ 搞不好你挺有眼光的,士郎。 ]
   言峰绮礼从一边扫了一眼标价。 [ 三万。 ] 他说。

15.
   最后敲定了一件红色的。
   虽然看着有点像厉鬼索命。
   [ 去结账。 ] 凛支使。

16.
   远坂凛看着卫宫士郎的背影。
   长久地。
   她对身旁的言峰绮礼开口,声音宛若金石: [ 别太欺负他,绮礼。 ]
  言峰绮礼转头看向她,但远坂凛已经走到了他前面。
   他终于发自内心笑出来。

17.
   在言峰绮礼24岁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憎恶什么人。
   当然,他自己勉勉强强算一个,卫宫切嗣算一个,现在又多了个卫宫士郎。只是对第一个的厌恶没有意义,而第二个已然安宁死去,他能报复的,也就只有第三个而已。
   ……虽然这么说,现在的他也做不到什么,最多恶心下卫宫士郎而已。
   ……才怪呢。

   他看着眼前有着开玩笑似的宁和感的庭院景色。
   表情冷漠且无机质。

   既然卫宫士郎想掩埋伤口,当它从没存在。
   那他就顺应期望,任它腐烂到根基,然后亲手把它挖出,连带着卫宫士郎的心脏一起销毁。
   ……届时他自己也终于可以安稳死去。

   他漠然、漠然地想着,在舌尖体会到了安心的苦味。


    ……话虽如此。
    卫宫士郎却在这时候莫名其妙地站到他身旁,望向白而温和的月亮。[ 言峰, ] 他莫名其妙地说, [ 下次再出去把那件灰色的买了吧。真的挺合适的。 ]

    言峰绮礼忍不住咂舌。
    [ ……烦死人了、你这小鬼。 ]

FIN
























评论(2)

热度(59)